不能讓新媒體低俗廣告成了漏網之魚
作者: 祿永峰 來源: 慶陽網 發布時間: 2019-08-17 11:35:56
一鍵分享到:

  這些年,但凡朋友圈各類低俗廣告,可謂花樣翻新。發生在今年上半年的“最低房價盤一脫到底”的廣告,就算其中一例。

  據安徽市場監督管理局網站消息,8月6日,安徽市場監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安徽省典型虛假違法廣告案例。其中,一家房地產銷售代理策劃公司制作主題為“將內褲脫至膝蓋處的女性雙腿圖案”的圖片廣告,在圖片廣告上標注“最低房價盤”、“一脫到底”等宣傳用語,通過其微信朋友圈對外發布,當事人所屬公司人員亦將該圖片廣告予以轉發,并傳播于網絡上。不少網友表示,這樣的廣告是對女性的侮辱,極為低俗。還有網友質疑,這樣的廣告存在違反廣告法的嫌疑。最終,由于該廣告違反了《廣告法》有關規定,被罰款80萬元。

  比起以往一些地方曾經出現的低俗廣告,這次關于“最低房價盤一脫到底”的低俗廣告內容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。企業采取圖文結合,毫不遮掩地以玩弄女性的態度展現媚俗內容,明顯含有性暗示,大有一副將低俗進行到底的架勢。

  不難想象,一家企業若硬是將銷售與低俗堂而皇之的扯到一起說事兒,不覺讓人大倒胃口。其背后,企業的文化底蘊一“曝”無遺。作為企業,之所以展示毫無底線意識的低俗廣告內容,無非是想借用“惡意低俗”博得公眾眼球,達到廣而告之的效果。或許正是這種出其不意的效果,他們才會一邊明知會被罵、一邊又是硬著頭皮走“下限”。

  當然,企業除了看低俗廣告的“效果”之外,還有更重要的一點:打擦邊球,未必會受到監管嚴懲。事實也是,如今各類營銷創意,似乎除了在女性身上做文章之外,就再沒有別的什么過人之處了。不少所謂的策劃和創意,毫無底線和原則,大幅度的低俗宣傳和大尺度展示,大有喧賓奪主之嫌,這種展示明顯是過了頭,走向了一個極端。

  記得媒體報道某地在樓盤銷售中曾引進身著泳裝的女子,打著“我要從良,準我留下”的字牌進行低俗巡展,在當地造成惡劣影響。類似這種借用女性進行所謂的策劃創意,無非是想利用低俗秀演繹現實版的“美女秀”,讓女性成為營銷中一道名副其實的“菜品”,達到促銷目的。但事實上,這道菜過于“低俗”,缺乏品味。

  在新媒體時代,不斷拿低俗當廣告,這是一種僥幸心理作祟。尤其是由微信公號或者APP等轉發平臺推送的低俗廣告,多是渾水摸魚,逍遙法外,連帶責任缺失。灰色收入催生的新媒體低俗廣告,暴露出的正是微信公號或者APP等轉發平臺涉嫌低俗廣告的監管漏洞,這某種程度上是對微信公號或者APP等移動互聯網轉發平臺的一種放任。

  但是,不論哪種廣告營銷方式,也不管是借助什么平臺推廣,不觸犯法律這是最基本的底線。《廣告法》第三條規定,廣告應當真實、合法,以健康的表現形式表達廣告內容,符合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和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要求。第九條第八款規定不得含有淫穢、色情、賭博、迷信、恐怖、暴力的內容。

  同時,新《廣告法》第五十七條規定,有發布“淫穢、色情”等禁止情形廣告的,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停止發布廣告,對廣告主處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。對廣告經營者、廣告發布者,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沒收廣告費用,處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。

  不容置疑,廣告是企業文化及核心價值觀的外在體現,廣告中動輒夾雜淫穢、色情等低俗成分,其實是一種不自信,在一定程度上足見企業性別平等觀念的匱乏,以及缺乏對人尤其是女性最起碼的尊重。此外,按照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廣告審查標準》,對于各類廣告都有標準限制,企業應該具有較強的認識能力和判斷能力,對低俗廣告是能夠識別的。

  事實上,類似“最低房價盤一脫到底”的低俗廣告突破了法律和道德雙重底線,監管方應該對其進行一定標準的經濟處罰,明確認定企業對低俗廣告承擔一定的法律責任,這也是對消費者的一種負責。自然,要從根本上減少類似“最低房價盤一脫到底”低俗廣告的后起之“秀”,監管第一時間介入對低俗廣告進行重罰之外,更需要監管常態化,才能真正讓各類低俗營銷不敢露頭。

責任編輯: 張楠
版權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慶陽網”“來源:隴東報”或“慶陽網訊”或帶有慶陽網LOGO、水印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慶陽網所有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慶陽網+作者”,否則,慶陽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。
时时彩玩法技巧包赚